在线留言   |   联系我们

苏州市吴都园林建筑咨询管理有限公司    吴都园林简介   |   学术交流

咨询热线:

0512-65232447

www.szlad-art.net

新沧浪公众号

主办单位:苏州市吴都园林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
支持单位: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建设部信息中心、苏州建设
局、苏州旅游局、苏州房管局、苏州文广局(文物局)、苏州
园林局、苏州文联(苏州杂志)、苏州社科联、苏州日报、
苏州工商联房地产商会、苏州吴都古典园林建筑有限公司

广告热线:0512-65232447
传真:0512-65232447
地址:苏州市沧浪区官太尉桥17号

吴都建投公众号

Copyright ©  2018  苏州园林建设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 中企动力  苏州   苏ICP备07504594号

可信组件

解读苏州古城门——平门

解读苏州古城门——平门

浏览量
【摘要】:
平门大概是靠近火车站经常能把上海的新闻带回到苏州的缘故,所以长期以来一直给市民们一种“新”的感觉。又因为老平门拆除、水关等问题,史学界一直没有定论,历代史志文献涉及的文字也不多,大家对她说不清道不明,甚至对她是否在苏州古八门之列,也存有疑问。因此,她也象蛇门一样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面纱。笔者撰写本文,希望通过对上述及相关问题的解答和介绍,使读者对平门有一个正确全面的认识。
吴都学会 何鉴之
 
    平门大概是靠近火车站经常能把上海的新闻带回到苏州的缘故,所以长期以来一直给市民们一种“新”的感觉。又因为老平门拆除、水关等问题,史学界一直没有定论,历代史志文献涉及的文字也不多,大家对她说不清道不明,甚至对她是否在苏州古八门之列,也存有疑问。因此,她也象蛇门一样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面纱。笔者撰写本文,希望通过对上述及相关问题的解答和介绍,使读者对平门有一个正确全面的认识。
 
 
  汉魏时的《越绝书》、晚唐陆广微的《吴地记》、明初卢熊的《苏州府志》均将平门列为苏州初建城时的八门之一,而北宋元丰年间郡人朱长文在其所著《吴郡图经续记》中却列葑门,而将平门摒弃在外。范成大的《吴郡志》沿用之。按朱氏之说,城东就有了三座城门,娄、匠、葑,而城北就只剩下齐门。对于相对比较规整的长方形苏州城来说,这个格局显然是紊乱的。春秋时,人们的审美观已从人类蒙昧时代的象形、粗犷,逐渐转向精细和工整,这从出土的吴越王宝剑,以及许多青铜器的饰纹中可以明显地体会到。所以,从美学观点来看,这种紊乱的城市布局是不符合春秋时代风格的。因此,朱长文的这种说法是不可成立的。这是一。塘河、十字洋河之水,从太湖由北而来,直通城北外濠。虽然这些河道或是后人开凿,但古时太湖必有通城外濠之道,尽管这些河道可能很狭窄,甚至近于自然状态。平门正是要利用城外西北之水,来活城内西北之河。如果仅靠齐门来活河水,那城内西北就成死角,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行的,所以平门不能没有。因此,朱长文的这种说法是不能成立的。这是二。因为胥门关闭,致使匠门淤塞,而葑门建于匠门废塞后的宋太宗年间(详见本文系列之《葑门》),其作用即续匠门之排水功能,她不可能跑到春秋时代去与平门争名位。汉魏时平门已明确记载在《越绝书》中,即便这部书不是史书,它也足以证明平门的存在。苏州直至唐朝时依然是“二八城门”,葑门根本就不可能存在。因此,朱长文的这种说法我们认为是标新立异。这是三。古平门废塞后,城内西北很快成为死角。民国十七年重辟平门,却不设水门,西北地区长期处于不通河道的荒凉之地的状况没有改变。笔者就亲见原木材公司前的三角河里,淤泥满河,杂草茂盛,风不透,水不流,猫狗死尸随处可见,四周更是人迹稀少。平门往三角河的城头上(即今平四路),坟茔林立,阴气森森。这一切,都是因为平门闭塞后所带来的,它不可能是苏州城始建者的愿望和初衷,也不可能是苏州城建成时的实况。这是四。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越绝书》、《吴地记》,以及卢熊的《苏州府志》的记载是可信的。平门是苏州古八门之一,她不仅有陆门,还有水关,而水关的作用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是远大于陆门的。
 
 
 
  历代对平门一名的由来和含义众说不一。《吴地记》认为:伍“子胥平齐,大军从此门出,故号平门”,这是将平齐二门联名解释。又云:“东北三里有殷贤臣申公巫咸坟,亦号巫门”;朱长文则直接说:“平门,故谓巫门。巫咸所葬也”; 范成大的《吴郡志》则在前两者的基础上,充分利用其小学大家的身份继续发挥,云:“平门,一名巫门,巫咸所葬。巫平字划相近”,故有是误。这里我们首先要区分两位古代名人,即巫咸与申公巫臣。历史上有两位巫咸,第一位是陶唐氏时尧圣的医生。这是位传说人物,存否尚无定论,可以不计。第二位是商朝鼎盛时太戊的大臣。他与伊陟、臣扈辅佐太戊,实现了商朝中兴,成为商朝的一代名相。从《吴地记》“殷贤臣”句分析,即指此人。但当时吴国老祖宗太伯仲雍尚不存在,甚至连他那个周室王朝还没有。苏州城都不存在,这“平门”二字又从何说起呢?《吴地记》的作者陆广微所处的晚唐时代,距商朝太戊时约三千年之遥,陆氏凭什么清晰地肯定巫咸死后葬在平门外三里呢?陆氏在巫咸名字前冠以“申公”二字,而巫咸实未有此封号。所以我们认为,这里的“申公巫咸”当是春秋时“申公巫臣”之误。申公巫臣,姓屈氏名巫,一名巫臣,字子灵,楚国人,封申公。他劝楚王不纳所谓“妖妇”夏姬,自己反盗夏姬叛楚奔晋,得晋景公重用。《吴地记》说他是殷人,有误,说他是贤臣,不确,这且不论。他于吴王寿梦即位初(公元前五八五年),向晋景公请命使吴,帮助吴国于周室晋国相通,史称“吴通上国”;他教练吴军御射、车战、阵法,使吴军战斗力逐渐强大;他又唆使吴王背叛楚联盟,加入晋联盟,充当晋国钳制削弱楚国的排头兵。申公巫臣为吴国的崛起作出了极大贡献。他的儿子屈狐庸奉晋景公之命使吴,吴王寿梦任为行人,也为吴国做了很多益事。申公巫臣死后葬于吴国,史载即平门外东北三里,推算起来当是原苏州炭黑厂位置。假如真以申公巫臣墓地命名一个地方,似也无可非议,陆墓,陈墓,张陵不都是如此吗?但只以巫字代其全名似乎不妥,要称也以“屈”或“申”为是。问题是用一个死人的墓地来命名具有雄才大略的吴王新国都的北大门,这就不太合适了,想来吴王阖闾也不会同意。从整个苏州城门的名称含义来看,这个解释不仅不可信,而且离题万里。伍子胥一生未与齐国交战。从他在吴国得到重用被任为行人到苏州城建成,共计不过三年。在这三年间,阖闾为绝后患发兵钟吾、徐两小国,捉拿前王僚的两个儿子,即他的侄儿,除此之外再无战事。吴王阖闾与孙武子、伍子胥为谋,制定了“友北争西”的吴国外交政策,伍子胥怎么会反过来又破坏它呢?甚至最后伍子胥被吴王夫差赐死,也是因为力谏其不要伐齐。没与齐战是史实,不与齐战是吴国既定的外交政策,因此,引军平齐之说是空穴来风。至于范成大的笔误之说更是望“字”生意。平巫二字正隶体可能会因笔画相近而误,但春秋时还没有这种书体,古平字写作,巫字写作 ,笔画繁简相距甚大,怎得有误?即使真有笔误,那也是隶书诞生后的事,即秦以后。综上所述,时至今日,对平门的解释都是不能令人满意的,也与吴王阖闾的治国方略不符。
 
 
 
  “平”字的含义是治理。《尚书·吕刑》云:“禹平水土,主名山川”;《左传》云:“水土治曰平”;孟子云:“如欲平治天下”;连老百姓都知道“齐家治国平天下”。解经得知,阖闾以“平”字命名城门的真实含义是治理水土。治理水土的目的就是赢得农业丰收,富民强国,从而称霸诸侯。《吴地记》将平齐二门联系在一起来解释是完全得当的,那苏州城北的两座城门的完整的含义就是:兴修水利,治理农桑,夺取丰收,富民强国。吴国从寿梦时始通上国,从阖闾时开始强盛,如果阖闾不是兴修水利,发展农业,吴国怎能强盛?吴国的历史向世人证明了:在这块土地上,如果农业得不到发展,一切的繁华都是虚浮的,是不能真正富裕百姓,增强底力的,同时也是不能长久的。而苏州富裕百姓、增强底力的必须途径,就是彻底治理好“水”。同处一地,千古一理,这个解释应该才是阖闾的本意。
 
 
 
  太湖水由今望虞河经黄土桥至平门,路道不远,但因河道狭窄,水量有限,故不能成势。进平门内濠分流东西,虽仍有水,但几无流速。阊门内濠之水北拆横街,至尚义桥又分东北,往东顺势尚可勉强而行,往北至三角河因地近城墙,地势稍高,故水已不流。阊平二门之水汇于三角河却不能贯通,是河不能不死。又因此处人烟稀少,历代鲜有疏浚,是河不得不死。自春秋至宋初,时逾千五百年,城墙泥土稀松,遇雨则流入河中,这就更使河道泥沙淤结,面积扩大,天长日久,终于殃及平门。平门废了。关于平门何时废塞,前人没有给后人留下具体记载。但从中晚唐诗人许浑“共醉八门回画舸”的诗句看,平门废塞的时间是在中晚唐之后。元丰时朱长文已道平门闭塞,是又在此之前。如果我们说平门的闭塞与匠门、蛇门几乎同时,即五代末至宋初,似也不为无理。但从后来这一区域用以驻军和校场的史实分析,平门当是与赤门一样被钱元璙砌堵了的,只是原因不同而已。赤门是因为破坏了水系而被废塞的,平门则是已有淤塞之实,只能废弃,废弃之地修整后正好用以驻军和校场之用。五代战乱之际,钱元璙在城里是需要这样一块空地的。今大营弄,西大营门,校场路等,均是当时遗迹,后人为名而已。
 
 
 
  今天,当年淤泥满河,杂草丛生的阴森森的景象已经没有了,尚义桥向北的河道全被填平,取而代之的是石幢新村一幢幢住宅楼。但阊平两门间内河依然不通的现状却又似乎向人们暗示了些什么。难道对于以前的那些死河浜非一个填字了事吗?要知道,许多死河浜已有千年以上的高龄了。假如当时把河道疏通,哪怕保留很窄小的一条小河浜,将其规划在住宅小区内,不也能为这里的居民带来一点情趣吗?起码也能为洁净环境增添一点诗意吧。人们现在开始重视绿化,而草坪树木的本意也是为了水,如果我们重绿化轻河水,岂不是本末倒置了吗?毕竟水是有灵性的,苏州人可离不开水呀

吴都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