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留言   |   联系我们

苏州市吴都园林建筑咨询管理有限公司    吴都园林简介   |   学术交流

咨询热线:

0512-65232447

www.szlad-art.net

新沧浪公众号

主办单位:苏州市吴都园林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
支持单位: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建设部信息中心、苏州建设
局、苏州旅游局、苏州房管局、苏州文广局(文物局)、苏州
园林局、苏州文联(苏州杂志)、苏州社科联、苏州日报、
苏州工商联房地产商会、苏州吴都古典园林建筑有限公司

广告热线:0512-65232447
传真:0512-65232447
地址:苏州市沧浪区官太尉桥17号

吴都建投公众号

Copyright ©  2018  苏州园林建设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 中企动力  苏州   苏ICP备07504594号

可信组件

解读苏州古城门——葑门

解读苏州古城门——葑门

浏览量
【摘要】:
在苏州城市建筑史上,葑门是初建城时古八门之外的年轻后生,但从她诞生的那天起,其无限的勃发后力就充分地显现了出来。畅通城内河道、洁净生活水质、繁荣东南市井、灌溉大片农田……总之,开设葑门的原意是续匠门淤塞后之排水功能,现在她不仅达到了始建者的目的,而且出色地完成了她自身的创意。关于葑门的诞生年代和巨大作用,历代史志记载不尽相同,至今尚无定论。笔者撰写此文,就是要以史实史料为依据,分析论证,解决问题,
吴都学会 何鉴之
 
  在苏州城市建筑史上,葑门是初建城时古八门之外的年轻后生,但从她诞生的那天起,其无限的勃发后力就充分地显现了出来。畅通城内河道、洁净生活水质、繁荣东南市井、灌溉大片农田……总之,开设葑门的原意是续匠门淤塞后之排水功能,现在她不仅达到了始建者的目的,而且出色地完成了她自身的创意。关于葑门的诞生年代和巨大作用,历代史志记载不尽相同,至今尚无定论。笔者撰写此文,就是要以史实史料为依据,分析论证,解决问题,还葑门以真容。
 
  关于葑门的诞生年代,苏州地方史志专家王謇先生在其名著《宋平江城坊考》“葑门”条云:“南朝刘敬叔《异苑》记张讯与徐秋英冥配事云:‘住苏州乌门,门前有倒枣树者是也。后得返生,访之,果然。生子即在冥中时一索而得者也,命名曰天赐,后其地即号曰天赐庄’。即葑门在魏晋南北朝时实称乌门,疑起乌鹊以为名。”王老先生以南朝刘宋时刘敬叔所著《异苑》为依据,明确告诉我们葑门诞生在三国之前,至少是同时,只是当时不称葑门而称乌门,大概是靠近政府招待所“乌鹊馆”的缘故。笔者按王老先生的指示,检阅了“宛委山房”影印《说郛》之《异苑》,未见是条。复检《说库》本,得见王老先生所述之事载于《异苑》卷八第廿五条。又检《太平广记》复见是条,事与所述大致相同,但两书均没有“苏州”二字和“后其地即号曰天赐庄”一句。抑或他本有之,笔者未见,故不敢妄断。但就王老先生所述,笔者感觉其语气用词都不似南朝时口吻,故存疑在此。复检《苏州市志·街巷》而知,天赐庄古名姜家弄,南宋时高宗赵构赐此处田地于韩世忠,故名。“天赐”一名存世与魏晋时代相距九百多年,因知王老先生所见《异苑》可能是后来书贾鼠篡之本,盈利而已,不足为据。“苏州”一名始于隋开皇九年(五八九年),刘宋时书籍不应有“苏州”字样。如有此名,当在此后,此前有称,必伪书无疑。这一点,王老先生可能是忽略了。退一步说,即使真有靠近乌鹊馆的城门,也不当简称为“乌”。乌是乌鸦,民间视为不祥,而乌鹊是喜鹊,有喜庆之意,两者虽同属鸦科,但寓意却截然相反。所以乌鹊只能简称为“鹊”,而不能称为“乌”,是为一。乌色为黑,在方位中占坎属北,而葑门在东,方位不符,是为二。假如带个“门”字就与城门有关,那苏州带门的地名如:吴门、望门、梵门等有几处之多,难道都要有城门相呼应吗?是为三。王老先生说葑门在魏晋南北朝时实称乌门,那隋唐两代又称什么呢?史志之中为何只字不提?是为四。由此我们可以负责地说:王老先生的论据是不可靠的,结论也是不正确的。《吴地记》一书署名为晚唐陆广微所撰,但事及两宋,故有后人续语之实。其“匠门”条云:匠“门南三里有葑门、赤门。有赤栏将军坟,在蛇门东,陆无水道,故名赤门。东南角又有鲂鱮门,吴曾鲂鱮见,因号,并非八门之数也。”就其条文可见,定位不详,条理不清,语句不顺,是后人续语而又不明事实所致。赤门是正南城门故名“赤”,她不可能跑到东边去与葑门并立(详见本文系列之《赤门》);蛇门在城东南角往西约百米处原宋家村、庙郎村,面尹山运河稍偏,其主要功能就是要分解运河南犯水势,怎得无水关水道(详见本文系列之《蛇门》);匠门今相门至城东南角的总长度还不到两千四百米,这么短的距离,怎么可能建造葑门、赤门、鲂鱮门如此高密度的城门。显然,《吴地记》“匠门”条后的这段文字系晚唐后伪托所致。既是后人伪托,那就不能证明葑门存在于晚唐。中唐时苏州水陆八门大开,故曾任苏州刺史的刘禹锡有“二八城门开道路”的诗句,而葑门又不在八门之数。北宋景祐时范仲淹治吴有重开葑门的史实,那么,葑门建造的时间当是中唐以后,北宋景祐以前,即范仲淹治吴前。《吴地记》所载匠门条后有关葑门的文字是后人所伪托的,那么陆广微就有不见葑门的事实,否则他是不可能没有文字涉及的,而他的文字又不可能语无伦次如此。这就把葑门诞生的时间从中唐缩短到了晚唐,即在百年上下。五代时胥门关闭,城内进水量锐减,时值战乱,朝不保夕,非不得已是不可能莫名其妙地去开一座具有排泄功能的城门的。所以葑门的诞生年代就可以限制在宋初至景祐前这七十年左右的时间内。宋朝太平兴国三年(九七八年)太宗赵光义始有苏州,开设城门当是战事平息后。范仲淹重开葑门,那关门又当在此之前几年或十几年,造门则更要在前。这段时间内,平门蛇门特别是匠门相继淤塞,致使排泄城内污水的重任全部压在娄门身上,这显然是危险的,且东南河道根本无法完成排泄。从后来的实际情况看,葑门的基本功能是分担娄门的压力,承担起原匠门的责任。所以,综合上述情况分析,葑门诞生的准确时间应该是平门蛇门和匠门淤塞后不久,即宋太宗年间。开设葑门的主要目的就是续匠门排泄之功能。
 
 
 
  葑门建成后,城中和城东南河道的排泄从原匠门自然转移到了葑门,娄门的压力减轻了。从客观上说,葑门的排泄位置较之原匠门更为优越。匠门的排水经九里长的相门塘流入金鸡湖,然后通过十几里长的斜塘河到达吴淞江口的唐浦,河道总长度在二十里以上。而葑门排水则经五里长的河道直至皇天荡即到独墅湖(皇天荡即今黄天荡,原是独墅湖的一部分),再通过约五里长的河道到达吴淞江畔的镬底潭,河道总长度不过十里。由此可以看出,虽然春秋时金鸡湖、独墅湖、黄天荡是一个整体,宋朝时可能已分开,但不管是整体还是分开,葑门的排水位置都较匠门为便。即使是带着发展的眼光,始建苏州城的阖闾集团也不可能想到苏州城市的人口会膨胀到如此数目,所以他们把匠门定在了今天相门的位置上。这样规划,显然是要把城南给空出来建成南园,留作农耕禽养以备急之用。今天的南园是指文庙以南,人民路以西这块地区,实则从今天的十全街东口起,穿过人民路,经书院巷、三多巷、侍其巷,直至西城墙以南,都是南园,其种养所获,足以养活苏城百姓。这就是说,即使城市被围困,苏城军民依然可以凭南园所获而渡过难关。区域的缩小,使设立南园的意义淹没了。但城市的发展,人口的增多,越来越显示出这个规划设计已经不能适应时代的需要。从这个意义上说,南园迟早要开发,葑门也迟早要开设。每逢雨季,尹山逆来河水与常熟南下江水交汇于葑门城下,水势陡增,正可将城内排泄出的污水泥沙顺势带进独墅湖。五代时,钱元璙作为苏州刺史、中吴军节度使,亲眼目睹了同光二年(吴越宝大元年,九二四年)的大水给苏州城造成的破坏,所以他不得不在战争频繁的间歇中,忍着割肉般的疼痛拨款对苏州城进行改建,即改原城门城墙的土夯结构为砖混结构。由于此字改建工程规模较大、影响深远,以致后来史学家都误以为这次改建是全方位的。《吴郡图经续记》云:“阖闾城……唐乾符三年刺史张摶尝修完此城,梁龙德中,钱氏又加以陶甓”;卢熊《苏州府志》引《祥符图经》语云:“乾符三年因王郢之乱,刺史张摶重筑,梁龙塑(德)二年二月砖甃。”可见,自宋至明,史学家都以为钱氏的改建是全方位的,清人因之。需要说明的是,张摶乾符二年(八七五年)二月由湖州刺史改为庐州刺史,四月王郢占据苏常二州,直至四年二月被杀,张摶始有改任苏州之命,所以张摶修建苏州城的具体时间当是乾符四年二月后。因知《祥符图经》年月有误,《续图经》延误之,历代又复延之(《旧唐书》卷十九下)。钱元璙确实对苏州城进行了较大规模的改建,但不是全部。虽然我们今天尚不能确定这次究竟对哪几座城门哪几段城墙进行了改建,但我们可以确定他对蛇门平门匠门没有进行改建,否则这些城门是不太可能在五十年左右就淤塞了的。我们还可以确定他没有对胥门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改建,只是对陆门稍作修饰,水关则一堵了之;堵了胥门,他对盘门进行了重点建设,以为可以替代胥门之功能,希冀收补牢之效,致使盘门得以完好保存至今;他还关闭了赤门,要求聚水成势,以保证蛇门无虞;又利用南园兴建了规模较大的园林,供己享受。然而事与愿违,这一切并没能救活蛇门,而且平门匠门也先后淤塞,因为这一切的根源在于胥门水关的关闭。在朝代更迭、军阀割据的年代,能有钱元璙这样的壮举已是难得,我们还能奢望多少呢?葑门开启后,虽然不能救蛇门于垂死,但却灌溉了已经恢复成农田的南园。这是葑门的城内作用。在城外,葑门不仅灌溉着大片农田,还养育了许多农副产品和水族资源。志云:葑门“当作封门,取封禹之山以为名。故属吴郡,今属吴兴。”葑门建于宋太宗年间,这时封禹山早已归浙江管辖,苏州开城门怎么会以浙江山丘为名?因知史志作者误将葑门作春秋时古八门之列。葑门的“封”字,本意是祈求农副渔牧的丰收。《诗·周颂·桓》云:“绥万邦,娄封年”,苏州东面娄葑二门,正是取其之意。今天人们称葑门为“富门”,并不是“葑”为多音字,也不是方言,而是根据它的本意——祈求农副渔牧的丰收所做出的一种会意,农副渔牧的丰收,也就意味着富庶,故名。
 
  葑门建成后不久就关闭了,故范仲淹有重开之事。但为什么在五十年左右的时间内,新开城门又要先关再启呢?历代史学家从天下着眼,认为是为增强防御,避敌进攻。但从宋太宗太平兴国三年至仁宗景祐元年(一○三四年),实在也找不出什么大的战乱来,更没有对苏州构成威胁的战事,所以这个理由是不能成立的。那么真正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我们知道,太宗之后仁宗之前的宋真宗赵恒是个十分相信阴阳之术,也很会利用阴阳之术的皇帝。史称他为“镇服四海”,曾精心导演了一出“神降天书”的活剧。就在他统治的景德年间,天象中出现了一个少有的现象。景德二年(一○○五年),六月二十三日西方太白星犯东方岁星;三年七月初九、二十八日太白星和北方辰星相继犯岁星;四年七月二十九日、八月初八南方荧惑星两犯岁星。连续三年五次同犯东方之星,这在两宋历史上是唯一的一次。宋郑樵《通志略·天文·二》曰:“岁星
 
曰:东方草木,于人五常仁也,五事貌也。仁亏貌失,逆春令,伤草木,则罚见岁星……”古人以为它星犯岁星,是上天对人类的一种惩罚。而“盈缩失次,其国有变”,尤其对地处东方的苏州地区不利,《通志略》所谓:“主齐吴”是也。这如何了得?上有所好,下有所效,正是这个天象,使苏州的阴阳家们纷纷而动。郡守王贽听信其言,这才关闭了地处东面的葑门以避灾祸,但仅关闭了陆门。二十七年后范仲淹治吴,以为此事幼稚,故重启葑门。时值天下太平之际,葑门重开后,东南市井很快就繁荣起来,这主要依赖于葑门内外港的合理构造,而这一构造却是苏州古八门所没有的。葑门建造者在总结前人经验的基础上,根据实际需要规划设计。这个设计规划可以说是城市建设中继承和发展的典型范例,是很有借鉴意义的。所谓内外港就是在直行航道旁开一条弓字型河道,用以集中停泊船只和上下货物。不客气地说:这一极富创意的构想,并没有被今天为停车而烦恼的城市规划者和建设者们所继承、接受,甚至麻木得连一点启发都没有。葑门不仅达到了始建者预期的续匠门功能的目的,而且为东南地区的繁荣昌盛,为苏州向着更辉煌的方向发展提供了基础条件。应该说她很出色地完成了自身的创意。
 
 
 
    通过上述介绍,相信读者已经了解了葑门。假如您同时还能认可她的话,那笔者在此就先谢您了。

吴都系列